先记录,吃瓜为主,等尘埃落定之后看看2018年第一场跑路大戏的结果

开端

2018-03-27 00:01

吾云向所有用户发送邮件

尊敬的MineCloud客户,

晚上好。因近期Memcrashed漏洞的曝光,导致一系列严重的DDoS攻击事件一度使所有节点离线几十小时。尽管我司尽一切努力尝试解决这个问题,尽管有了初步的防御效果,但由于其攻击的严重性与复杂性,我司的业务仍然受到严重的影响。我司运营团队在数日内安排并规划了一套针对HK3节点的全新解决方案,但在进入供应商最终交付阶段时,遭到资方撤资,导致后续恢复操作无法完成。   

对此,我们做出了如下艰难的决定:我们将会取消所有受到攻击影响的服务器产品,退款事宜请凭账户产品账单截图联系资方负责人lee dog(微信fenglang)解决。至此我司所有业务将会进行关停处理,用户面板将会在数周内关闭。非常惭愧给您造成了巨大的困扰,作为运营方的我们同样感到无比的遗憾。   

感谢各位客户的一路陪伴,我们后会无期。

——MineCloud管理团队

甩锅到资方,宣布跑路。

发展

2018-03-27

1,第一时间与@leedog联系的用户

@leedoog 回复:

运营款檀香这边没走帐给我,具体退款事宜,你可以跟吾云沟通或者申诉,我这边正在对吾云发起法律申诉。

2,吾云在频道发布公告

MineCloud公告(@minecloud)

2018-03-27 00:13

退款请找资方负责人 @leedoog 微信 fenglang,我们运营方将会集体退出此项目,所有善后事宜请联系资方负责人处理,谢谢您的合作。

2018-03-27 00:28

关于运营款结算的事情我们运营团队再次重申一次,这次的事件是在由于 多个抢救方案已给出,资方否决 的情况下发生的,直接违反了合作合同,相关运营收入也已经被用于支付站点运营相关费用。关于资方负责人提出的法律诉讼,我们运营团队也会积极应诉,坚决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谢谢!

3,各个tg频道及Hostloc开始有更多信息

据说檀香大佬把预算从40万做到了150万,投资方不给钱,谈崩了 ,掰了

18-03-27 12:41 风险警告: MineCloud 用户群已经解散

@leedoog 回复:檀香携款跑路了而已,现在把锅甩在投资方身上。

4,当天凌晨后续:

@leedoog 回复:

这次补救方案根据檀香的方案,预算从40万升至150万,且收益率降低百分之70,作为投资方,没有通过本次方案,然后檀香就携款和设备跑路咯,事儿就这么简单,稍后我会放出详细细节

@miss_miao 回复:

你要告,随便你,我们会请最好的律师来对付你。

没有这种肚量,玩个P风投?还他妈给我黑屁找人溯源,有溯源吗?

哦对了那个pccw毁约要上征信的。我是无所谓喵,你就…嘿嘿。

设备你这块基本是拿不上的。不好意思,我还真不稀罕这硬件。又不是啥买不到的,就是可惜
没了设备没法赔客

你要留着设备 当然就你赔咯,我这么操作有问题吗?

5,与此同时,吾云诉讼以及最新情况(@minecloudlaw频道成立)

吾云诉讼以及最新情况, [27.03.18 03:11]

关于这次的事,考虑了几天,我说下我的想法。这也是最后一次来说这个事。以下想法并没有任何争吵的意思,只是这会儿静下心来说说这个事。我合作进来,说白了就是为了赚钱。在我跟檀香从最初接触,到做计划表,之所以吸引我进来的一点是檀香你这边告诉我的月利润率最低在35%左右,按照这个利润率算下来第一年年利润率在百分之一百一二左右。这个是吸引我做这行最为重要的原因。并且,你也是当初拿着这个方案来跟我谈合作的,这个方案从去年11月就开始做,一直到一月中旬我跟你签合同的时候,都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动。也就并不是我催你催出来的最初的方案。现在这个事儿出了之后,檀香你这边作为技术方也在努力的做方案,我作为投资方也在根据你的方案努力凑钱。从最开始的搬迁到ADC机房自拉PCCW能方便自己清洗不被拔线这个方案预算当时到65万,我在凑钱。我基本上钱凑的差不多的时候,檀香你这边给我说pccw还有个9000美元的押金,然后机房设置费乱七八糟的加上之后,预算到了80万左右,我说了一句,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是pccw这个押金,这个押金应该是你跟pccw签约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但是是你去完香港之后跟EQ机房谈完才告诉我的,如果实时反馈我方案资金,我能拿到实时数据,在准备钱这块能给我造成的影响降低很多。80万,这个也可以做,因为65万已经凑的差不多了,在6月之前65万也能撑得下来了。然后我另一头准备凑这个80万的资金。80万这个预算出来之后的第二天晚上,我跟你最终确认了一下各项费用,你说你这边方案改到了用3套清洗方案来做,然后总体预算预算到了120万以上,再加上其他的要采购的设备,以及预留资金,150万保险。并且初期月运营成本翻了一番。到这个方案预算的时候,我没有第一时间拒绝你,给你的答复是我争取一下,第二天给你答复。第二天,我拿着报表,找我家里人谈这个事儿的时候,家里人参考了下我们最初的方案预算报表和收益报表,和这个方案的预算报表以及收益报表,问我如果按照这个计划来做,你觉得这个生意还有投资的价值么?风险和回报已经远远失去平衡。所以当天我问了你一句,说你记不记得我们签合同的时候,你给我保证,年利润率低于50%,那除非是机房出现严重事故或者出现重大运营事故导致业务停止几个月,要不然绝不可能发生,连低于70%都不可能。150万这个方案我可以再争取下做下来,但是如果到年底,我说利润率只有20%,没有达到最低保障而来要求你对我进行赔偿的时候,然后站在我的角度上投资人的角度上考虑的时候,你能不能接受,你能接受,那我就继续尽我最大努力。结果你来说我嫌利润率低了。

最后一套方案,做NTT,这样的话只做网站用户,到这套方案你给我说了之后,因为我去找ggc这事儿,咱俩吵蹦了,也就没有再去仔细核算,但是大致的可以估算出来,首先用户流失量保守估计在三分之二左右,第二是我们之前的这些offer,所推广的地方并不是做站用户集中的地方,如果按照这个方案做,那就已经是推翻了之前所有的计划,hk3要彻底重新来,产品重新定位定价,清退之前的用户。所以也需要先进行hk3的善后,再去做这个方案。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也在尽我的努力做我能做的事,你这边也就不要总说是方案做出来了,因为人为因素没有实施。争这个没意义,我俩都努力过,并不是你努力了我一味地拒绝,站在我的角度上,我提出的方案是原班人马,换名字低调发育,首先运维人员对外公开社交账号,除了在自己群里解答客户问题,在别的群里正向推自己产品外,不允许跟任何人发生口角。隐忍一年,回血发育之后,再回来重做现在的名字。这个方案对我的风险率,投资回报率,能符合我的预期,但是你不愿意,我也没固执下去。

事情发生之后,我这边心态也爆炸,我核算了下,如果就此止损,我的损失基本等于全部投入的三十万左右,如果这些方案能继续做下去,我又不傻,为什么要白白损失这些钱?

最后说一句,无论结果怎样,我至始至终能我自己承受的,我全部自己承受了,我能做的我也尽力去做了,对minecloud,我已经是做到问心无愧了。

之前内部群发的一条信息

这次事儿出之后,我这边在积极的做用户善后处理事宜,檀香这边直接消失4天,期间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我本来打算息事宁人,机房事宜处理完毕之后,进行用户退款方案制定以及实施,并且计划退款总额如果在资金池不足以支付的情况下,我再入资进行补偿。

但是,骂妈不能忍

吾云诉讼以及最新情况, [27.03.18 03:33]

[转发自用户 🐳Xiao Yi]

我之前有给minecloud投一个服务器,虽然钱不是很多,但是不知道能否帮忙一起申诉? 或者我不知道能否来参与你们的法律申诉?

[转发自用户 🐳Xiao Yi]

6000刀,将近四万人民币吧,又一个苦主

6,3月28日,两方正式进入撕逼状态

吾云诉讼以及最新情况, [28.03.18 15:14]

事情过去了这么几天,这会儿有空,我把这件事在这里理一理。

我是17年10月份开始接触黄家伟谈合作事宜,谈到17年11月底,期间其给我的投资方案总体预算下来不到40万,在35万左右,就能实现良性运转利润复投做满整柜25台服务器。并且同时10个月能实现成本回收,年纯利润率在110%到120%,后来我于2017年12月前往黄家伟所在地浙江金华市跟他面谈详细细节,至此确定投资事宜。原投资计划是日本软银机房,后来12月底,其告知日本机房没有空余机柜,计划拖延至4月份,并告知他的在运营的HK1准备迁移到ggc机房做pccw线路,问我是否有兴趣。我让他把方案发给我,查看后发现除了线路成本和机房成本稍微有变更,其余的利润率,投资量基本保持不变。于是就跟其确定了一月中旬签订合同,然后我这边开始入资做HK3项目。

1月12号我与黄家伟见面,具体讨论合同事宜,在确定下我只需要负责设备采购资金以及第一个月运营成本(宽带费,机房押金,ip地址租金,机房初设费,机柜租金)的情况他,他保证给我年利润率不低于70%,我退一步跟他签订若年利润率低于50%的情况下,他需要对我的投资资金作出赔偿的合作合同。

随后从签订合同至今,我向其投资金额合计290246.98元。用以采购设备以及支付第一个月运营花销。
在2018年2月5日,项目开始运营后,至2月25日营业收入合计21352.97元,其向我支付合计13932.97元,剩余7420元其用来采购主站所需的服务器,因为合同里约定这一块儿成本是他的,当时他向我告知他手上没钱,所以这个款就采取挂账的形式由我垫付,在盈利之后从他的分红中扣除。在2月26日至3月19日,因为期间HK3遭受ddos攻击,考虑到用户退款规模会比较大,这期间的近一万五千余元营业收入未对我进行走账。

从3月初到3月20日,其向我作出的继续运营方案所需投入资金由原来的40万,曾至60万,随后80万,直至最后一套方案的150万。在150万这个方案确定下来之后,我核算我的理想年利润率低至21%,且理想资金回收周期拖长至38个月,我以投资量剧增,投资风险增大为由拒绝了此套方案。

后我提出如果项目暂时终止,可将我之前出资购买的4C APNIC抵扣给ggc且将现有用户转移到ggc方面,由ggc提供同等线路配置来弥补用户损失,ggc方面也答应了这个方案,起初愿意0费用接手转移用户,接受4C APNIC,并在此前提下再支付1万5千人民币来抵扣本月机房7500刀账单。我提出本方案是本着用户至上,且对我我们能及时止损为前提。用户方面愿意转移的用户可由ggc接手,不愿意转移的用户可由我们自行原路退款。但黄以APNIC的4C IP价值远远不止当初购买的一万余元,且转移用户损害自身利益价值为由,拒绝此套方案。

随后其以我拒绝增量投资为由,认为我撤资毁约,与我单方面失联。我在其后的几天一直试着与其联系,讨论用户善后事宜,其一直拒绝与我沟通处理。

其于27日凌晨群发邮件告知所有平台用户,因为我的“撤资”,导致他无法正常运营,要关闭吾云,让所有用户来向我追讨退款。至今已有百余用户包括并非我投资的hk3用户与我联系,在此我建议大家保留平台产品,余额,支付宝、微信、paypal付款截图。若日后,我能通过法律手段追回部分款项,会对用户的退款,进行相应的赔偿。
目前的情况是我准备通过刑事诉讼方式,以合同诈骗、非法经营罪以及诽谤罪向黄家伟提起刑事诉讼以此来追回我的投资款以及用户退款并让黄家伟对自己的违法犯罪事实付出成本。

现通过多方渠道获知其存在双国籍身份(台湾省、大陆)。并且正在着手办理大陆退籍,入籍台湾省的手续来规避刑罚。

总之,我本次诉讼主体并不是为了追回我的投资款,本来我已做出投资全部亏空,处理完用户善后事宜后,先暂时放下此事的打算。但是其一而再,再而三的损害我的利益,我必须要其付出一定的代价。哪怕最终他成功逃至台湾省,那我也满足了,离开了自己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城市,离开自己父母,到一个全新的环境中,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这个代价,对于我来说,值了。

最后,我方持续保留愿意与黄家伟方面沟通此事处理方案的意向,时间,地点可由对方主体意见为准,在中国法律执行力度日益增大的前提下,贵方也不要以为自己逃到台湾省,就能一了百了。

吾云方面回复

MineCloud公告, [28.03.18 16:45]

关于封浪在其频道中做出的指控,我方针对其关键几点在此做一个说明:
1.拒绝通过客户抵押,IP抵押的方式给付部分GIGS托管服务的费用的解决方案。

封浪在3月21日晚间,在运营方不方便进行详细答复期间(当日人在去往北京的高铁上),绕过我方私自与机房方面进行谈判,希望通过虚假客户转移与虚假转移IP(个人估计是其不知道APNIC IP从注册到开放账户层面转移需要5年时间),欺骗gigs,减少支付金额,达成其个人止损的目的。同时还透露出其暂停吾云转而帮助gigs运其子品牌的意向,并要求我方授权其全权进行该操作,出于商业道德与长远利益考虑,以及合作合约并无覆盖关于此情况的条款,我方在隔日拒绝了其要求并通知gigs我方的决定。

MineCloud公告, [28.03.18 16:55]

MineCloud公告, [28.03.18 17:15]

2.40万预算变150万

需要说明的是,在我方向其详细说明了使用中国直连宽带+中国清洗宽带+亚洲清洗宽带+GRE清洗的方案后,其告知我方预算将会在100万左右(见附图1、2),在其提出了预算过高可能无法支付时,我方提出了通过削除大陆直连宽带,修改清洗策略的方式来缓解资金压力,但封浪却使用心理压力过大为借口转移话题,并用其属于全新产品风险过高委婉拒绝该机房的继续运营方案,至此所有尝试恢复此机房运营的努力全部宣告结束。

MineCloud公告, [28.03.18 17:15]


MineCloud公告, [28.03.18 17:36]

3.没有转交客户支付钱款

我方协助其运营的的HK3节点运行期间招致严重的全面的DDoS攻击,致使多个其他节点全面陷入瘫痪,收入锐减,给我方造成严重损失,故采取使用该项收入弥补运营月费的措施,相关网站运营开支,同时也在小群中针对这个情况做出了说明,希望封浪清楚这一点。

至此吾云方面截至目前为止未回复(2018.3.29凌晨)

吾云诉讼以及最新情况, [28.03.18 16:47]

吾云诉讼以及最新情况, [28.03.18 16:47]

奥,凌晨12点的高铁我还没坐过🌚

吾云诉讼以及最新情况, [28.03.18 16:55]

这个事不扯了,让用户眼疲劳,一切以诉讼结果为准,如果你觉得你有理,别跑路去台湾省就成🌚

吾云诉讼以及最新情况, [28.03.18 17:31]

[转发自频道 MineCloud公告]

吾云诉讼以及最新情况, [28.03.18 17:31]

请不要选一张最不精确的预算表好么?slack你是把我踢了,我是没办法拿更多截图了。这个表有几个误差,首先3月运营成本不是2万,ggc机房这边还有个7500刀,然后eq机房,加上线路初拉和押金等,预计在十万左右,还有,这份表用户新增量完全按照之前用户增长率来做的,做这行的都知道,如果只做做站用户,会是这个用户增长量么?麻烦你发一张完善的出来,首先3月成本20万,用户增长量降为三分之一,然后再看看?

吾云诉讼以及最新情况, [28.03.18 20:56]

这个事其实特简单,从民事上来说,我跟黄家伟签合同的时候,其给我的最低收益保障是年50%投资额。投资这个事,说白了就是风险同担,并不是业务没办法做下去了,受资方拍拍屁股走人了事,然后一切损失后果由资方承担。从我与黄签订的合同来说,我本人只需负责设备投入以及第一个月运营成本。所以在业务运营起来以后,哪怕我再多投一分钱,都是需要签订补充合同。所以民事上,现在资方投资款到位了,因为运营方技术问题,导致业务无法正常运转,进一步导致无法实现合同签订的50%年利润的保障,按照合同约定,运营方需要对资方投入做出赔偿。这一点律师给我答复民事胜诉率百分之百,切对方提出的投资方撤资理由不成立。第二点,合同约定合作期限5年,现在运营一个月,运营方因为资方不愿意增资而单方面终止合作,时长来说,项目完成度不足30%,在百分之30%以上,算作民事纠纷,在30%以下,算作合同诈骗,也就是刑事诉讼。同时,业务运营至今,受资方未向投资方出具任何采购收据、发票、运营款支出收据,所以资方对29万余元的投资去向存疑。再加上运营方未按照合同约定向资方提供任何收款工具登录查询权限,资方对于实际业务收入存疑。再加之运营方在出事之后,彻底单方面失联,还有其他不便告知因素,受资方现在的行为已经跨进了刑事诉讼的范围。所以律师给我的建议,先走刑事诉讼,刑事诉讼不成立,再走民事诉讼。总之这个法律责任是没跑的。这个事件中,如果我作为受资方,在出现这种事情之后,第一时间肯定是和投资方协商善后事宜,而不是对受资方骂爹骂娘,真把投资方当做没脾气?

另外一点,现在中国对于双国籍0容忍,所以如果黄如果利用双国籍跑路,那最后牵扯到的就不仅仅是黄一人,甚至可以牵扯进来自己的父母。

以及黄家伟注册的浙江吾云科技有限公司,将我列为股东以及监事,在此公司的注册过程中,本人没有出具任何授权委托书委托他人协助本人注册并将本人列为股东,在注册过程中的签名,以及指压,均不是本人所为,所以在稍后时间,本人会向注册地工商管理局提出申诉,解除本人股东注册身份。
最后,我方不希望再把时间和精力花费在与黄的撕逼上,此频道今后只会公布最新情况进展,对于黄家伟方面,我对于其最后的劝告是,现在距离月底还剩3天,你要做的是尽快找个律师顾问,尽快从机房将设备取出以便于进一步止损,而不是现在无谓的与我撕逼,还是要多学学法。

引用loc上dalao的点评:

下周回国假药停 下周直连eno 下周吾云退全款

loc上同时也出现了一个维权贴:

http://www.hostloc.com/thread-439044-1-1.html

吾云案件进展,各种受到损失的客户请联系我。麻烦高亮.

这件事已经确定走法律诉讼程序,
资方已经在以不计成本为前提对
吾云运营方(黄家伟,codecat)提起法律诉讼。

运营方黄家伟(檀香)数次欺骗大约450名客户财产,金额累计达到5万元以上。
已经构成诈骗罪,可以按刑事案件起诉。
虽然他本人是台湾人,但是由于资产已经移居到大陆,所以跑不了。
而且考虑到现在需要立一个典型震慑台湾仔,感觉他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例子。
请所有用户放心,你们的钱一定是能追多少追多少,追不回来的部分也一定会有所交代。

有网站购买记录,支付宝或其他付款截图的请联系我,由我一并递材料到法院。
已经收到3份了。

企鹅:3465141490

最后我想再强调几遍:
一定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以为运营方会单独还你们钱)斗争到底!!!
一定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以为运营方会单独还你们钱)斗争到底!!!
一定不要抱有侥幸心理,(以为运营方会单独还你们钱)斗争到底!!!

你们不愿意去法院,我替你们去作证。
本人北京人,家父人民大学教师,朋友有不少是中科院的,虽然政府背景的朋友仅限于郊区的农业宣传部,但是对付一个诈骗无背景的台湾仔足够。
而且本人也有东城区的律师资源,会自费打赢这场官司。

希望客户们有信心,你们需要做的仅仅是联系我,然后把材料交给我,等着赔偿回来。

然后就是觉得自己已经是IDC界卫道士的91yun跳了出来

91yun优惠快讯, [28.03.18 22:59]

*[睡前聊一会儿] 吾云事件:
博主评论:IDC跑路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了,任何行业恶性竞争都不会少,没那能力就别揽那活,当然初生牛犊不怕虎也正常,但至少要有正向的三观做保障吧!不是我针对国人,国外也有跑路的,但相比而言,国人的责任感和契约精神确实差了不少。这也是我们不怎么推国内IDC的原因,不过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哈。

Michael评论:党要求我们要有担当精神,不会担当,怎么肩负起历史的重任呢?

画外音: 让违法者要有惩罚。想知道运营方被诉讼的法律进展,可关注:@minecloudlaw 讨论:@minecloudlawnew

*[睡前聊一会儿] Tony Z律师: 刚刚看了他们的合作协议,协议上约定了双方的权利义务,目前来看,是因为黄要求增资,封认为增资不合理拒绝增资,黄关停服务单方面违约,应根据合作协议承担违约责任,承担因违约对封及用户的损失。根据我了解的情况,就这个协议来看,我不觉得封拒绝增资是违约,所以根据协议也不需要承担责任,而且有根据协议要求黄承担违约责任的权利。

感谢Tony Z依据合同给出回答,希望黄早日受到法律的惩罚! 讨论:@minecloudlawnew

以下是我观察到的各路Affman对此事件的应对

绝大部分Affman已经把之前有关吾云的推荐帖删得一干二净,91yun没删

https://www.91yun.co/archives/5293

最后来两张图扫个墓:

以下就是纯个人看法了:

吾云当年起家的时候是SV机房起家,很快就被D的生活不能自理,然后转投Amy门下求救,也就是NyaVM(LizCat),这说起来又是一段故事了,然后那段时间似乎真的出现了“打断中港骨干网”这种事情了,一时间整个IDC都不得安宁,但后来吾云方面又和Amy闹翻了。当时我就觉得这家真心反复无常,感觉跑路怕不只是时间问题,这真的是我当时的真实感受,所以他家的产品我是一直都没买。后来是因为业务需要加上朋友一直撺掇我买他家的特价鸡,我就入手了四台,WTT不出所料又被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不久之后有了Memcached攻击,就是美国,俄罗斯全线被打死,再之后就是丑陋的跑路了。

开业被D似乎已经是国人IDC必经的洗礼了,CCAV当年开峰鸟云,在loc上放狠话最后还不是被打到直接关了峰鸟云,后来开的魔方云也不那么跳了,这不还活着嘛。吾云从开业到跑路,一直伴随着大流量Ddos的洗礼,希望这个团队在做人做事上也反思一下

更新:

2018.3.31,吾云的官方网页(www.minecloud.asia)及后台控制面板(https://idc.panel.h2y.co)均无法打开。

更新(2018.4.2):

MineCloud公告, [02.04.18 20:47]

MineCloud虚拟服务器业务善后相关,请勿发送无关消息

https://t.me/joinchat/CA-GUg9iWIYhK0uZBbREXw

MineCloud公告, [02.04.18 20:48]

稍后会有一个简单的QA问答关于这次的事情,说明一些我这几天不在的时候传出来的一些说法,做一个一一对应的解释

MineCloud公告, [02.04.18 20:49]

Q:你们的HK2节点怎么办?我托管的服务器怎么办?

MineCloud公告, [02.04.18 20:53]

A:所有HK2节点照常运营,除了会在未来15天内全体账户转移至HKServerSolution并交由之前MineCloud HK2的负责人 @mysqld 主持运营销售工作之外,其他不会有任何变化,包括账单金额,产品内容与服务条款。所有托管的客户同独立服务器客户,一切交付将会按照正常的排期以及ETA而定,相应的账单也会被全部转移,我们原有的驻场运维也仍然会提供与以前一样的现场服务。

MineCloud公告, [02.04.18 20:54]

Q:听说你跑台湾了?

MineCloud公告, [02.04.18 20:57]

A:这个事情的细节不方便透露,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我现在面对着一个人生的选择,是非常私人的,与这次是否停止运营与否并没有直接关系,不知某些有心人士恶意制造舆论,传播类似谣言用意何在?

MineCloud公告, [02.04.18 20:57]

Q:那诉讼呢?怎么办?

MineCloud公告, [02.04.18 21:05]

A:还是按照我之前排定的计划,如果资方坚持要进行诉讼,我们会积极应诉并邀请本地能请到的最好的律师加入我们一同处理这个case,我们不畏惧任何不合理,不公正的诉讼请求并且保留反诉的权利,同时我们也会组成一个临时的协商组,处理任何其他的后续或是对方主动提出的和解要求。

MineCloud公告, [02.04.18 21:07]

Q:客户怎么办?

MineCloud公告, [02.04.18 21:35]

A:客户方面我们目前决定的处理方式是分如下三种:

  1. HK3客户。如果资方坚持进行诉讼,这些客户的赔偿进程将会根据庭审进度而定,我们运营方不会负责节点因资方撤资导致全面关停后继而跟进客户补偿的部分,还是如上一条QA所说的,我们积极考虑所有可能性。
  1. LAX1客户。根据原有合伙人的要求,我们将会完全保留相关客户的账户与产品资料,并由其全资收购。
  2. 非LAX1,HK3或HK2客户。由于此次攻击系HK3导致的针对我们多个节点的的全面性攻击,资方投资运营该节点的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了我们运营方原有的盈利以及其他相关合法权益,所以这部分的赔偿会由部分HK3尚存资产的变卖来实现,具体发放日期需要视其详细进度而定。我们会在有进一步消息时发布更新。
    4.账户余额。这点我们还在商议中,目前初步的结论是同意部分客户余额转换至HKSS平台。

MineCloud公告, [02.04.18 21:37]

Q:还会再开吗?

MineCloud公告, [02.04.18 21:44]

A:Idea doesn’t die, before that we will find out who did this and make him pay for this.

MineCloud公告, [02.04.18 21:49]

Q:你怎么看待资方“感谢DDoS攻击者”的言论

MineCloud公告, [02.04.18 21:52]

A:建议前往乌鲁木齐第四人民医院检查。

资方回复

吾云诉讼以及最新情况, [03.04.18 01:58]

哈哈哈哈哈,针对黄家伟发的那个公告,因为我投资了hk3节点,导致hk3节点被轮段,继而导致他所运营的所有节点被轮段,然后怪我投资了hk3。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针对这种清奇的脑回路,我竟无言以对。怎么不说去年我跟他谈投资的时候,他的wtt被轮段是因为我跟他谈合作?

吾云诉讼以及最新情况, [03.04.18 02:40]

关于我说的感谢ddos操作者这个原因我说一下,原计划是3月10号之前再购买3台服务器,总价近12万。然后这个合同,初期方案虽然说的是40万,但是后期盈利按照计划我近期这一两年是一分钱不往出抽的,利润也全部用于发育。所以按照原计划,整个hk3做下来,算上利润复投我一共投资的钱最少在120万左右。并且,4月份做日本机房的流程也在跟进中,然后,3月5号开始被d,新上设备计划搁浅,进一步也让我看出了出事儿之后黄的态度,如果这次被d晚五天,那我损失的钱就再多12万+机房成本一共多17万,就是46万而不是29万了。如果这次被d晚2个月,那我损失的费用至少在90万,所以我感谢这次ddos操作者,让我明白了此人不宜合作,也让我尽早止损。所以还是那句话,感谢!

更新(2018.4.7):

和一个朋友聊天的时候听说GGC(GigsGigsCloud)已经拿走机器去抵债了,吾云的HK3的上游就是GGC嘛,也就是说檀香所谓的变卖机器去还款的说法也是不存在的了。(小道消息,道听途说,不过真实性应该是比较高的)


版权声明: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文由EmmCat原创,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CC BY-NC-ND 4.0)进行许可,转载请保留以上声明信息,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本文链接:https://emm.cat/2018/03/29/minecloud-run-away/